我的生态环保初心故事: 侯晓耕 干环保工作就像

更新时间:2021-04-12 09:59 作者:pt视讯

  2014年,侯晓耕进入宁波北仑环保局工作,对北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里港口和工业。但随着工作的深入和积累,他一步步走过这里的山川和溪流,逐渐对北仑有了不一样的感觉,特别是对这里的“水&rdqu

  2014年,侯晓耕进入宁波北仑环保局工作,对北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里港口和工业。但随着工作的深入和积累,他一步步走过这里的山川和溪流,逐渐对北仑有了不一样的感觉,特别是对这里的“水”有了深厚的情感。

  “其实,干环保工作就像是挑扁担:一头装的是守护百姓对优质环境、美好生活的向往,一头装着的是护航企业安心发展、转型升级的使命。”对于自己的工作,侯晓耕这样说道。

  记得2014年,侯晓耕刚到生态环境局报到,就被派到某重点监管区域驻场监管。每天他和两名同事组成监管小组,穿着劳保鞋、戴着安全帽,爬完几十米的烟囱,又钻进几百平的料仓。他们撬开除尘器收集仓,逐个检查布袋破损情况,沿着海堤走了几公里,只为了采集一瓶水样。

  初来乍到的侯晓耕有时候会想:如此较真的环保监管有必要么?没过多久,一件关于水的故事给了他答案。

  那年6月的一天,北仑区生态环境分局接到信访投诉,有人反映某公司附近的河道被大面积油污污染,怀疑有企业偷排。投诉人不仅向环保部门反映了情况,还向媒体提供了相关线点,侯晓耕和同事抵达现场后发现河道受污染的水面将近有几公里,与河道一墙之隔的企业管网复杂,调查难度很大。“先把河水污染的源头找出来是我们的当务之急。”时任重监科科长陈罕丕对现场排查工作进行了部署,一场寻找污染源的大排查就此展开。

  沿河排查没有路,全是泥滩怎么办?那就挽起裤脚跨过去;企业负责人吞吞吐吐,不肯介绍情况怎么办?那就到调度室,逐页核对运行记录;河道碶门关闭,水流静止,分不清上下游怎么办?那就每隔几百米就采一瓶水样,送到实验室,监测站的同志加班加点分析数据,确定污染扩散方向。

  当天下午6点,在企业东北角,终于找到了污染源头。原来是外部工程施工造成地面下沉,拉断了围墙内埋在地下的企业管道,造成污水渗漏。一场关乎环境污染、企业清白、监管压力的紧急事件就此化解。

  而第二天,侯晓耕又来到这里,进一步处理受污染的河道。“记得那天,我拍了一张沾满泥土的工作鞋照片发了朋友圈,这像是一颗种子,让环保工作真正在我心里扎下了根。”

  像这样因为群众不了解情况,而“冤枉”企业的投诉侯晓耕碰到过不少。“企业违法排污,作为生态环境部门,我们肯定会严查到底。但我们也不能因为其他原因造成的污染,耽误了企业的正常生产和发展转型。”

  有一年夏天,正在夜间值班的侯晓耕接到霞浦街道某村多名村民连续的电话投诉,反映周边化工企业排放恶臭废气,严重影响正常生活。于是他和同事立即出发赶往现场。

  一下车,侯晓耕就能感受到现场紧张的气氛和村民激动的情绪,这次他们不仅把矛头直指某化工企业,甚至对他们的环保监管表达了严重的不信任。

  侯晓耕和同事兵分两路,一方面耐心倾听群众反映的情况和诉求,另一方面全面排查异味来源。正在村民这边吵得热火朝天就要冲向企业大门的时候,另外一边也传来了好消息。原来,在村民与企业之间的空地上有人偷偷倾倒了一车新鲜猪粪,恶臭的味道扑鼻而来。而再往上走,由于风向的原因,离企业越近反而闻不到味道。这更加证实了臭味的来源。

  看到如此结果,围堵在一起的村民也渐渐散去,留下侯晓耕和同事继续追查违法倾倒者,同时联系相关单位前来共同处置。

  “一路走来,除了铁拳执法,我们越来越重视对企业帮助与服务。”侯晓耕说,除了及时查明影响企业声誉的各类突发环境状况,生态环境部门还积极组织企业与周边居民面对面交流,开展“市民眼中的北仑”入企活动、企业环境公众开放日。

  “这样,群众能更了解企业的运作和生态环境工作,从而不再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企业的排污。”侯晓耕说,他希望扁担两头的企业和群众能遵纪守法、和谐相处、共同进步。


pt视讯
上一篇:做实非公党建工作 互联网企业装上“红色引擎”
下一篇:邢台折叠办公室实体厂家产品安装的前期工作